利用媒体操纵公众十策略

诺姆·乔姆斯基是全球著名的政论家,这位美国学者对美国外交及内政的批判时常轰动世界。“9·11”事件后,乔姆斯基出版的小册子《9·11》指出,“美国是最大的恐怖主义”;在其《霸权与生存》一书中,他将矛头直指美国在中美洲、伊拉克等地常年来的恐怖主义暴行。他在著作《平静战争的无声武器》中,列出西方通过媒体操纵公众的十大战略,被称为“操纵战略十诫”。

虽然诺姆·乔姆斯基是一位美国人,他发布的以下内容本意是在揭批美国,并且曾刊载在我国的《环球时报》上。但如今我发现世界其它地区类似的操控也并不罕见。

1、分散注意力的战略。

进行社会控制的首要因素是分散公众的注意力,手法是制造连续不断的消遣和无关紧要的新闻,例如明星八卦等,使其泛滥成灾。阻止公众对科学、经济、心理学等领域基本知识的兴趣方面,分散注意力战略必不可少。“保持公众注意力分散,远离真正的社会问题,使其被没有实际意义的问题吸引,从而没有时间思考”。

2、制造问题,然后提出解决办法。

这种方法也被称为“问题—反应—解决”。制造一个问题,或提出一种可预见的形势,以便引起公众的某种反应,目的是使公众要求采取他们希望和能接受的措施。制造一个麻烦,或者对某个群体进行污名化,进而民众要求改变。民众往往带着怒火,忽略操作人的其他目的。

3、渐进战略。

为让人们接受一项本不愿接受的措施,只需将其分解,逐步让公众放送警惕并接受,温水煮青蛙。如果一次性地集体实施,会引发一场革命。

4、拖延战略。

另一个让人们接受一项不得人心决定的方式,是将该决定说成是“痛苦的和必要的”,通过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进行包装,这更容易使公众接受,公众总有一种倾向,天真地等待“明天一切都会更好”,今天吃点苦,照亮未来的道路。

5、对待公众如同对待年幼的孩子。

以简单逻辑论证自己所述属实,以不允许质疑的口吻教育广大公众,好像公众是年幼的孩子或有心理缺陷的人。

6、更多地利用感情因素而不是思索。

利用公众的情感是一个惯用方法,譬如前面提到的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。试图让你深入思考的时候,被自己束缚,即便经过合理的分析,也容易在情感作用下造成短路。另一方面,利用感情打开没有觉悟、不擅长深入逻辑思考的人的心房,目的是强加或植入其思想、愿望,强制或诱导其表现。 再让这部分人去攻击试图深入思考的人,这种群众斗群众的策略,可以造成社会变革的迟滞。

7、使公众保持无知和平庸。

“对社会下层提供的教育质量应当是更可怜的,尽可能平庸,这样在下层阶级和上层阶级之间拉开距离,使下层阶级保持无知的状态,使其不可能升级”。

8、鼓励公众对平庸感到高兴。

努力使公众相信成为愚笨、俗气和没有教养的人是一种潮流。

9、让人增强负罪感。

使个人相信,本人的不幸是自己的罪过,因为他不够聪明,没有能力,或是他没有努力。这样可以让他不会起来反抗制度,让个人自我损坏,有负罪感,这就造成一种沮丧的状态,其后果是他再不参与行动。

10、用体制更好地控制和支配个人。

随着最近50年里科学技术的加速进步,管理和统治地位的精英们所拥有和支配的知识,相比民众的差距不是越来越小,而是越来越大了。“体制”掌控了与人类相关的先进的知识,这些知识既有生理上的也有心理上的。体制甚至比个体更了解他自己。

发表评论